直播间假粉丝在哪买

“你多大啦,是本地的吗?”小郑在一个交友平台上遇到一个令他心动的女生,当小郑反问对方信息时,女生表示,自己是来帮“闺蜜”介绍对象的,“我闺蜜的qq是XXX,你加她自己问吧。”小郑加了闺蜜后发现,自己好像被假聊给“套路”了。

引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通过卧底暗访发现,目前市面上出现了“假聊”、“微信拉手”等黑灰产“兼职”,其具体流程为:有引流需求的“上家”以每名用户2元到15元不等的价格向假聊中介购买流量,假聊中介再以1元至8元不等的价格将引流任务分包至“兼职”的个人,通过众包方式逃避平台监管。

通过“假聊”手段引流的“上家”,往往是黄赌平台甚至是诈骗团伙、杀猪盘等黑灰产从业者。据记者了解,其中杀猪盘骗局的伪装性比较强,在对方骗钱之前的那段时间,所有的行为都和一个正常的交友或者婚恋相亲的人的行为非常相似。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通过言语诱导等方式将不同平台的用户引流到社交账号上的行为,如果最终目的是售卖淫秽物品或者进行诈骗,那么提供引流服务的也要作为同案犯被抓,因为哪怕只是商业上的委托关系,也提供了商务上的合作,对于淫秽物品的扩散是发挥了作用甚至主要作用的。”

“假装女性”加人聊天

社交平台成“引流”工具

小郑在某陌生人社交平台挂上“认真找女朋友”的动态不久后,他接到了一位“心动女生”发来的信息,对方说要把闺蜜介绍给小郑做女朋友。

小郑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当他加上“闺蜜”的qq号后,“心动女生”就不再和他发生任何互动了。“之后闺蜜时不时和我聊几句,但一直强调说自己是做直播的,要我去她的直播间和她互动,我怀疑自己遇上了骗子。”

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心动女生”很有可能只是黑灰产雇佣的“假聊”账号,当小郑加上对方提供的qq号后,这时一单假聊“引流”单就完成了。

贝壳财经记者联系到一位网名为“信誉第一”的假聊中介,“信誉第一”告诉记者,他拥有一个专业的团队,从事“假聊引流补量”服务,并招聘兼职人员,“做一单可以给你1到3元左右的佣金”。

“就是在类似于探探、soul、赫兹等交友平台上找人聊天,按照要求让对方加商家提供的社交账号。成功加上一个人返你1块佣金。”“信誉第一”告诉记者,“话术可以自己编,这里提供一个模板,就说你是来帮朋友介绍对象的,可以把你账号的性别改为女生,这样可信度更大一些。对方答应添加账号后,把聊天截图发我,据此返佣。”

记者卧底假聊群:“桃花运”批发价1到8元,装女生为杀猪盘引流贝壳财经记者按照“信誉第一”提供的话术在交友平台上添加了数名用户,并将他们引流至其提供的QQ号上,当天晚上,“信誉第一”果然以一名用户一元钱的佣金进行了返佣。

记者注意到,“信誉第一”提供的QQ号头像为年轻女生,并有面容姣好的空间照片、动态等。有熟悉黑灰产的人士告诉记者,这些社交账号有可能是潜伏着的杀猪盘,而引流过去的用户账号则有上当受骗的风险。因此,贝壳财经记者对被引流过去的用户也进行了风险警示。

贝壳财经记者通过不同的假聊中介进行了数单引流兼职发现,根据“上家”要求的不同,引流的话术、佣金也不尽相同。

例如在一个“关注公众号”的假聊引流任务中,记者的兼职内容是添加对方提供的公众号并冒充被地推人员吸引而来的本地人士,为完成这单引流,记者需要修改自己的微信账号地区,并按照对方提供的话术与公众号客服聊天。此后,记者获得了0.4元佣金。

在另外一个假聊引流任务中,记者需要通过指定的电话号码添加对方微信并将对方添加至指定群聊中,拉一人可返佣8元。记者调查发现,这批引流的微信用户最终会被导入某博彩平台进行“返佣”操作,疑似诈骗行为。

15元可定制“高端深聊”服务

获取信任后极可能被转给“杀猪盘”

除了以兼职人员身份应聘假聊外,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也以购买假聊服务为名接触了多个假聊中介。

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除诈骗外,许多假聊引流的上家“老板”是各行各业的微商。例如一位假聊中介在发广告时表示,欢迎“男科、减肥、养生、黑发、美白、雀斑”等等老板咨询。而假聊的话术与身份也不尽相同,如有假聊中介表示根据上家要求不同,需要兼职人员以“患者身份”或“带朋友圈的年轻女孩身份”与对方聊天。

此前,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曾找到过一家提供“各个平台色粉引流”的黑产工作室。该工作室负责“市场营销”的人士小赵表示,微信色粉的引流成本为2元一个,主要引流方式就是话术引流,要求提供简单易懂的微信号或关联QQ、手机号,并采用扫码登录的方式登录PC端,“到时候粉丝会自己来加你的微信,你只需要通过好友申请就行”。

记者于当日14点向对方提出了相关要求,截至当日21点,记者的微信上果然新增了100个好友申请。而接受申请后与这些“引流”而至的粉丝聊天发现,这100人之所以添加记者微信,是因为在探探、×聊、××漂流瓶等不同的交友APP上收到了含有记者微信号的引流信息。

对于具体采用何种话术将这些粉丝引导至记者的微信,小赵表示,因为他所在的工作室职位分开,引流主要是“技术部”负责,所以具体不便透露,“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业务再进行二次转换,比如卖片、收费视频等。”

记者卧底假聊群:“桃花运”批发价1到8元,装女生为杀猪盘引流随着网友对陌生人警惕性的不断提高,假聊产业也开始推出“高端服务”。

一名提供“假聊定制”服务的人士在接收记者询价时表示,通常引流的价格是2元一人,以对方加到你提供的社交账号为准,“如果需要定制话术,想要转化更精准一点的用户,价格为15元。”

有熟悉黑灰产的人士表示,聊天周期长,让对方更加信任后所引流来粉丝,极有可能会往“杀猪盘”方向转化。

杀猪盘最早开始于电信诈骗,主要是诈骗分子利用网络交友等方式,诱导受害人投资赌博等。其主要手段是包装成某个身份与受害者邂逅,通过网聊、倾诉、培养感情,待受害者充分信任对方后,再引导至某些陷阱平台,最后完成“杀猪”诈骗。一般情况下,“养猪”养的越久,爆单杀的越狠。不过近些年,杀猪盘开始利用直播、网购、炒股、买基金等方式进行新形式的诈骗。

腾讯反诈骗实验室安全研究员张工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相比其他骗局,杀猪盘骗局的伪装性比较强,在对方骗钱之前的那段时间,所有的行为都和一个正常的交友或者婚恋相亲的人的行为非常相似,“杀猪盘诈骗的周期比较长、诈骗金额也比较大,一般完成一次杀猪盘诈骗大概最短需要7天时间。”

3月18日上午,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对朱某等101人跨国“杀猪盘”电信诈骗案进行宣判。涉案人员通过陌陌、探探、微信等添加被害人为好友,通过包装人设,情感经营换取对方的信任,向被害人发送“全民财富通”、“英皇娱乐”等诈骗平台的二维码引导其赌博或投资,不到10个月诈骗1600余万。

此前2020年10月,陕西安康破获特大“杀猪盘”诈骗案,涉案资金达1.9亿元。

中介遭监管后将假聊分包给兼职

兼职人员是否涉嫌犯罪?

贝壳财经记者观察发现,由于微信等平台对于相关黑灰产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多数假聊中介和诈骗团伙将假聊以及后续的诈骗环节拉到了第三方平台进行。

如有中介表示,自己已经被平台设定为“无法加好友”,记者在添加该中介QQ号时也发现对方因“涉嫌被多人举报”而无法添加。

在记者以兼职身份添加好友进行假聊时,发现如果是通过添加微信的方式,在频繁添加好友数量过多后,会被提示“暂时无法进行操作”。对此,有假聊中介告诉记者,“一次添加几个人,等过一段时间再添加。”

一位熟悉黑灰产行业的人士告诉记者,此前使用工具、脚本进行引流的操作很通用,但随着平台监测异常行为力度加大,把这些行为分包给大量真实用户更为保险,这也是假聊兼职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

贝壳财经记者此前在接收假聊中介“招聘”后曾被要求帮忙发布“招聘广告”,当把招聘广告文字转发至数个微信群后,记者的微信账号被限制加好友及发布朋友圈。此外,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假聊中介把目标转移至疑似实施诈骗的微信群中时,其使用了同音字来代替原本表示“福利”、“博彩”等文字。

3月15日,永安在线黑灰产情报研究中心发文称,传统引流方式中,建群等高风险操作往往由黑产养的号执行;而在触发风控后,黑产养的号往往会在第一时间被封禁,这极大的提高了引流成本。“在新模式中,黑产往往通过有偿的方式吸引正常用户帮助其执行建群等高风险操作。通过上述操作,黑产把触发风控后被封号的风险转移到正常用户身上;另外,其用于引流的账号只需培养至拥有发言的权限即可,极大的降低了引流成本。”

腾讯守护者计划团队曾在去年年底的反诈媒体沟通会上告诉记者,通过“兼职众包”的方式,诱导用户拉黑产入正常群,诱导用户传播引流信息,诱导用户提供收款码等,对于正常用户来讲可能只是做了一个兼职,但无形中成为了黑产的“帮凶”。

对此,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通过言语诱导等方式将不同平台的用户引流到社交账号上的行为至少涉及虚假广告,“如果这一行为最终售卖的是正当商品,涉嫌营销手段违规,毕竟这属于虚假广告。而如果售卖的是淫秽物品或者进行诈骗,那么提供引流服务的也要作为同案犯被抓,因为哪怕只是商业上的委托关系,也提供了商务上的合作,对于淫秽物品的扩散是发挥了作用甚至主要作用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徐超 校对 陈荻雁

来源:新京报

标签: 引流 诈骗 对方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微信群运营方案及技巧策略
下一篇:百宝电商培训怎么样

发表评论